巴州在线 首页 县域资讯 查看内容

万个故事献祖国·住村干部 最遥远的距离

2015-1-12 18:59| 浏览: 8996 |来自: 巴州在线
  有人说:“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很感人,但对于和硕县住塔哈其镇祖鲁门苏勒村工作组组长黄卫国来说,生与死就是他与父亲最遥远的距离。

  2013年,黄卫国的父亲因重病住进了医院,自父亲住进医院的那天起,他和妻子日夜在床前陪护。可是,“访民情惠民生聚民心”活动开始后,单位需要一位业务能力强的骨干带领工作组开展住村工作,在工作面前,他没有犹豫,咬着牙将照顾身患重病的父亲托付给妻子后,毅然噙着泪打好了行囊。

  其实,黄卫国是打算第二批报名住村工作组,这样可以对患有脑出血的父亲不留遗憾,也好把家里的事情安排妥帖。可在小家与大家的天平上,黄卫国还是坚强地选择了第一批住村。


  为了能够给妻子减轻重担,他托人花高价雇了一位护工,但又怕护工照顾不好父亲,他又连续几天手把手对护工进行培训,还把注意事项写在纸上。

  在黄卫国看来,社会稳定的基础在基层,只有把基层的稳定工作搞好了,才能保一方平安。用黄卫国的话说,“我在农村呆过,不怕吃苦。只要自己尽职尽责能换来基层稳定,我就满足了。”

  刚下到祖村,等于换了一个新的工作岗位,为了能够尽快熟悉村里的基本情况,到村里的第一天他就组织工作组与村两委开会研究第一阶段的工作。在半个月的时间,黄卫国和工作组成员登遍了全村所有群众的家门,白天走访入户征求意见,晚上开会讨论整理,几乎每天都要忙到半夜,每天晚上给妻子打电话,成了他对父亲、对家庭的牵挂。

  “自古忠孝难两全,从此阴阳两相隔”。3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对于深夜的黄卫国来说,无疑是一份煎熬,在他的内心深处仍然隐藏着对父亲的牵挂。2014年5月9日23时47分,正在伏案写作地黄卫国接到了妻子打来的电话,父亲快不行了,赶紧回来!“啪!”手机被颤抖的手掉在了地上,一直憋在眼中的泪水顺着脸颊模糊了书桌上的稿纸。顾不上换衣服的黄卫国驱车十几公里回到家里,看着躺在床上紧闭双眼的父亲,此时的黄卫国再也忍不住地扑在父亲身上失声痛哭,他最终也没有听到父亲的最后一句话。

  在按照家乡习俗送走父亲后,他坚强地将泪吞进肚里,面色如常地回到了村里,又继续着白天走访入户、晚上讨论整理,仍然是每天忙到深夜。事后,在和他闲聊时,他说自己那几天始终心神不宁,半夜失眠,没想到前一天妻子在电话里告诉他父亲很好,第二天就······,也许是割舍不下,说着,黄卫国满眼噙着泪水,泪水划过的痕迹就是他和父亲的距离。

12下一页
关于我们| 加入我们| 商务合作| 大 事 记| 广告服务| 侵权处理| 联系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