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州在线 首页 梨城资讯 查看内容

万个故事献祖国·一位爱心妈妈和22个脑瘫孩子共筑一个家

2015-1-12 19:34| 浏览: 9416 |来自: 巴州在线
  早热古丽·依米提,女,32岁,库尔勒市铁克其乡上恰其村一名普通的维吾尔族妇女,出生后遭父母遗弃,被铁克其乡一对好心夫妇收养。因为自身的经历,早热古丽·依米提从小就想像妈妈一样,让被遗弃的孩子也有个温暖的家。早热古丽·依米提的女儿患有先天性脑瘫,她深深地体会到一个家庭照顾脑瘫孩子的不易,2012年5月,早热古丽·依米提成立了一所民办爱心幼儿园,为他人代养脑瘫孩子。2014年6月,幼儿园改名“残疾儿童教养中心”,早热古丽·依米提成为一名专职“爱心妈妈”。

  10年前,结婚不久的早热古丽·依米提收养了一名患有先天性脑瘫的汉族女婴。这只是一个开始。10年时间里,早热古丽和丈夫卖掉新房四处筹措资金共收留了22个维汉脑瘫孩子,四处奔走为他们寻找康复的机会,为他们筑起一个充满爱的家。

  一、坚强母亲收养弃婴 生活窘迫从不言弃

  2004年,早热古丽21岁。新婚不久的她突发急病,手术后医生告诉她,此生恐怕无法生育。当时在医院做护士的表妹打电话告诉早热古丽·依米提,医院有一个被遗弃的女婴。听到这个消息,早热古丽·依米提飞奔到医院把女婴抱回了家。头两年,一家人都沉浸在拥有这个小生命的喜悦之中,可转眼间孩子就两岁了,不但不会说话,连爬都不会。经诊断,孩子患有先天性脑瘫。她希望能够有奇迹发生,并给孩子起名突玛丽斯,维吾尔语“英雄”的意思。自此,早热古丽·依米提带着女儿踏上了寻医路,她和丈夫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变卖了房产,在乌鲁木齐租房给孩子看病,虽然医生和家人都尽力了,但最终还是未能改变女儿不能站立的命运。回到库尔勒后,早热古丽24小时守护在突玛丽斯身边。日复一日,她希望用自己的爱让女儿绽放最灿烂的笑容。

早热古丽·依米提与女儿突玛丽斯


  早热古丽的亲戚朋友们多次劝她将孩子送到儿童福利院。但早热古丽说:“现在我还年轻,能干活能挣钱,能养活女儿,我不想给国家和政府添负担。”早热古丽家里并不富裕,主要靠丈夫每月不足5000元的收入。为了维持残疾儿童教养中心的运转,她向部分家庭稍微宽裕的脑瘫患儿家庭每月收取500元的生活费,有四五个孩子因家庭困难就免收了生活费,这些生活费加起来每月不足6000元。事实上,这6000元远远不够22个孩子的开销。为了更好地照顾孩子们,早热古丽聘请了4个护工,每人每月支付1200元的工资。剩下的钱已经很少了,只能靠丈夫每个月挣钱往里补。2006年,在筹钱为突玛丽斯治病时,早热古丽卖掉了结婚时的新房,当时的残疾儿童教养中心所在的一个200平方米左右的小院子也是一位好心人捐赠的。为了让这些孩子有更好的康复环境,早热古丽到处想办法,再加上好心人的帮助,在校园里添置了一些简单的康复训练器材。

  因为经济困难早热古丽也有几次想到过放弃。曾经有一个月,因为已经发不出护工的工资,早热古丽将残疾儿童教养中心关闭了一个月。可是没多久,她就接到很多孩子的电话,“他们在电话里说想我,想和我在一起。”“以后每次想放弃的时候,我就会想到孩子们那种对健康渴望的眼神,想起他们围在自己身边叫‘妈妈’的情景,我再也下不了决心。如果没有人专门给他们做康复指导,他们的生活会更艰难。”早热古丽说。

  因为孩子们都有不同程度的残疾,早热古丽和4个护工每天几乎要24小时照顾他们。有时候刚刚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听到孩子们的声音,早热古丽就要赶紧看看孩子们是否需要帮助。现在,早热古丽最高兴的事情是,这22个孩子已经学会了互相帮助。“有的孩子手有残疾,其他孩子就帮他喂饭,有的孩子腿有残疾,别的孩子就搀着他走路,”早热古丽说,这让她更坚定了把他们继续照顾下去的决心,再穷再累也要让孩子们看到希望。

  二、爱心才是前进的真正动力

  爱,像在心墙长出的青藤一样蔓延。因为无私地爱着女儿突玛丽斯,早热古丽开始将目光投向更多的脑瘫孩子。因为脑瘫,亲戚家的孩子都不愿意和女儿玩,女儿很自卑也很孤单。带女儿到脑瘫康复中心治疗的时候,早热古丽学会了如何护理脑瘫患儿。“把这些孩子集中起来照顾,既可以让孩子一起玩,又可以让大人打工挣钱。”早热古丽说。理想很美好,但现实却又是残酷的,因无钱交房租,早热古丽和孩子数次搬家,最后搬到了远离市区的农家小院。在最困难的时候,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汉族大哥先后捐助了三万块钱,还经常给孩子们送来食物和玩具。因为不知道姓名,早热古丽亲切地叫他“汉族大哥”。库尔勒市爱心妈妈互助协会会长艾米拉汗·哈力克经常和会员一起来看孩子,捐钱捐物。早热古丽说,她组建的这个大家庭,是熟悉而又陌生的爱心人士共同撑起来的。爱在两个民族的孩子和大人之间传递,温暖着20个折翼的天使。

  6月12日,早热古丽的爱心幼儿园搬到新址,改名“残疾儿童教养中心”,虽然“中心”的建设已初具规模,但前路依然困难重重。30岁的美丽克木·艾力亚斯是“中心”的护工之一。“工资太低了,就当是献爱心吧。”美丽克木说,有好几个前来应聘护工的人看一眼就走了。每天要给孩子喂饭、处理大小便、洗澡、按摩,一天忙下来,骨头都散了。”38岁的护工阿依沙汗说。有亲戚朋友劝她放弃这一“吃力不讨好”的所谓事业,但早热古丽不为所动。“我不抛弃,也不放弃!”早热古丽说,她无数次地提出这些脑瘫孩子由谁来养,能不能养好,养多长时间这三个问题。每次她内心的回答都相同:“我来养,能养好,养下去!”

早热古丽和孩子们乔迁新居

  早热古丽的理由很简单:20个脑瘫孩子中,有一半来自单亲家庭,由于不够福利救助标准,这些孩子只能在家人的照顾下生活,没有经济来源的亲人无法给孩子最基本的生活保障。阿曼古丽·托乎提的儿子跟着早热古丽已经生活了两年多。“早热古丽给我们帮了大忙,她可不能不要这些孩子!”阿曼古丽说这句话时,泪光闪烁。“姐姐是好人!”15岁的夏依丹虽是脑瘫孩子,但却能用汉语清晰地表达她的愿望:“我不想离开早热古丽姐姐,我想和这些哥哥、姐姐、弟弟、妹妹在一起。”站在阳光下,微笑着的早热古丽眼神里夹杂着自信和迷茫。或许,爱心对她而言,只是一种散尽千金的守望。早热古丽身后的宣传画上有一行字十分醒目:爱心才是前进的真正动力。

12下一页
关于我们| 加入我们| 商务合作| 大 事 记| 广告服务| 侵权处理| 联系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