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巴州在线

微信公众平台
巴州在线

【且末县】汉族美发师和她的维族徒弟们

2015-5-15 11:46| 查看: 5741 |来自: 巴州在线

摘要: 2015年4月4日一早,孔庆芬便赶到了店里,等着徒弟们到来。热合曼·阿布都力等人刚进美发店,孔庆芬魔术般地“变”出了几件T恤,逐一在每个人身上比试着。
  巴州在线5月15日讯 2015年4月4日一早,孔庆芬便赶到了店里,等着徒弟们到来。

  热合曼·阿布都力等人刚进美发店,孔庆芬魔术般地“变”出了几件T恤,逐一在每个人身上比试着。

  “我刚从库尔勒回来,给你们带的礼物,看看我的眼光怎么样,大家喜不喜欢?”

  “真好看!”“谢谢师傅!”“师傅对我们太好了”……徒弟们欢乐的笑声溢满美发店,让这个清晨格外温馨。

  在且末县美发行业,52岁的孔庆芬很有名气,尤其是她和徒弟们的深厚感情,更是让人津津乐道。开店25年,收徒18年,孔庆芬迎来送往百余名各族学徒。其中,20余名维吾尔族徒弟已经出师,在且末县、轮台县、库尔勒市、乌鲁木齐市等地创业。

  孔庆芬与维吾尔族徒弟们亦师亦友,朝夕相处之间建立了亲人们般的感情。近日,本报记者前往且末县采访,记录了这位汉族美发师和她的维吾尔族徒弟之间的故事。

  路人变成了常客

  孔庆芬生于湖北省郧县,1986年春天到且末县投亲打工。

  “那时打工快一年了,也挣不上钱,有个朋友建议去学个技术吧。”孔庆芬说,她再三考虑之后,去西安学了美容美发。

  学成归来,孔庆芬筹划着在且末县城开店。1989年3月18日,长美美容美发店开业,取名“长美”,誉为“长久美丽” 。

  据孔庆芬回忆,那时的且末县汉族人口较少,汉族人开的美发店仅三家,没有前车之鉴,她也曾担心自己的小店能否开下去……

  开业首日,第一位顾客进店了,是位维吾尔族中年男子,要求刮胡子。 “他不会说汉语,我又不懂维语,我俩就用手比划着交流。”孔庆芬说,她之前没有刮过胡子,当时心里紧张、手发抖,总担心刮破脸。

  顾客走了以后,孔庆芬总结了经验:要重视维吾尔族顾客,赶紧学维语;要研究一下刮胡子的技术,争取更多顾客的认可。

  之后,只要有维吾尔族顾客进店, 孔庆芬就会抓住机会学习维语。但是,在初学阶段还是闹出了一次笑话。
  有一次,一位农民到店里理发,孔庆芬尝试着用维语交流。这位农民说,要剪个平头,头发的长度要很短。孔庆芬把“很短”理解错了,以为对方要求理光头。“我用推子刚推了几下,这个顾客便大叫起来,一边比划一边说,我才明白过来。”孔庆芬说,她不停地道歉,没想到这位农民很大度,笑着说:“没关系,我们都是干农活的人,理个光头更好洗头啦!”

  这件事发生后,孔庆芬更加努力地学习维语了。手艺好、待人热情,又会说几句维语,孔庆芬的美发店留住许多维吾尔族回头客,这些顾客的好评,又引来了更多的新顾客。

  上个世纪90年代初开始,烫发逐渐成时尚,老师奥登古丽·吐尔逊走进长美美容美发店烫发,这也是孔庆芬在且末开店后,迎来的第一个烫发的维吾尔族顾客。奥登古丽·吐尔逊从年轻到退休,一直是这家店的老顾客,并跟孔庆芬成了朋友。

  与维吾尔族顾客打交道多了,孔庆芬很注重民族团结,平日里敢于指责一些不当行为。有一次,一位汉族顾客带着孩子找孔庆芬理发,年幼的孩子不停地哭闹。家长哄不住,就吓唬说:“再别哭了,老维族来了。”

  孔庆芬听到后,停下手中的活说:“维族人就是坏人吗?你不要这样说话!”

  顾客尴尬地表示,有些人对新疆就是这个印象……孔庆芬说:“那是个别人的误解,你刚来新疆不了解情况,这里是多民族地区,汉族、维族相处的很融洽,时间长了你就知道了。”

  孔庆芬有着与维吾尔族人一样的率真和善良,不少家长主动找上门来,把孩子送到长美美容美发店当学徒,甚至于有的顾客毛遂自荐当学徒。

  常客变成了徒弟

  1996年夏天,孔庆芬收了第一个维吾尔族徒弟木铁力甫·日杰甫,这名少年上初中的三年里,一直在长美美容美发店理发。

  初中毕业后,木铁力甫·日杰甫找到孔庆芬说:“我想跟着你学美发手艺,你收我做徒弟吧!”

  “好啊,只要你吃苦好学,以后开个店也能养家糊口。”孔庆芬满口答应下来。

  两年多的时间里,孔庆芬认真地教,木铁力甫·日杰甫虚心地学,很快就可以独挡一面了。当木铁力甫·日杰甫提出想自己开店时,孔庆芬出了不少建议。

  在长美美容美发店对面,木铁力甫·日杰甫开起了自己的美发店。每次遇到棘手的问题,木铁力甫·日杰甫就会跑来叫孔庆芬帮忙,或者把顾客带到师傅的店里处理。

  后来,木铁力甫·日杰甫开始从事玉石生意,但全家人一直在长美美容美发店剪发。

  阿迪力·买买提初中毕业后,因为家庭贫困没有上高中,他听朋友说孔庆芬的手艺好、带徒弟认真负责,于是上门求艺。出师后, 阿迪力·买买提没有离开,而是选择了留下打工。从2006年到2013年,阿迪力·买买提一直跟着孔庆芬干。

  “如果不是考虑婚姻大事,我还想跟着师傅再干几年,真是舍不得离开啊!”阿迪力·买买提说,父亲身体不好,家里经济负担很重,买房结婚全依靠自己。孔庆芬也曾建议阿迪力·买买提开店,那样收入会更高一些。

  2013年春节过后,阿迪力·买买提到轮台县城开了家美发店,目前也带了三个徒弟。

  热合曼·阿布都力是父亲介绍到长美美容美发店的,“我爸爸是店里的老顾客,看到店里有不少维族学徒,就想着把我也送来当学徒。”热合曼·阿布都力说,家人很信任孔庆芬,经常督促他认真学习。

  截至到目前,热合曼·阿布都力已经在长美美容美发店干了8年,成了孔庆芬的得力助手。“我出去十天半月的,都不用担心店里事情,徒弟们会把一切都安排的好好的。”孔庆芬自豪地说。

  在长美美容美发店,放钱的抽屉从不上锁,收钱、找零,都是徒弟们自己处理,多少年来从未出现过少钱的现象。

  孔庆芬信任、呵护徒弟,徒弟们尊重、信赖孔庆芬。谁家有个急事缺钱,只要张口借钱,孔庆芬二话不说就给了,从不打欠条。阿迪力·买买提说:“我们有了困难,首先想到向师傅求助,借钱这样的事情,多的记不清有多少次了。”

  孔庆芬收学徒18年来,用真情感动了许多人,只要有能力接收,她都会把人留下来,手把手地传授美发技艺。目前,仅且末县就有6家维吾尔族美发店的负责人,是孔庆芬的徒弟。

  徒弟变成了亲友

  “到我这里当学徒的孩子,大多十六七岁,家庭条件不好。如果让他们掌握一门技能,也许就能改善生活条件。”孔庆芬说:“我感觉这些孩子特别单纯,有上进心、懂得感恩,没有理由不带好他们。”

  在孔庆芬的家人看来,她每天在美发店一呆就是十几个小时,与徒弟们在一起的时间比家人还长,感情自然很深厚。

  多少年过去了,每每接到出师创业的徒弟打来的电话,或者逢年过节见到了上门探望的徒弟,孔庆芬都会回想起在一起的点点滴滴。那些或甜蜜或辛酸的往事,成了孔庆芬珍贵的回忆。孔庆芬说:“那种亲切感,超越了师徒关系,感觉更像朋友,甚至于亲人。”

  在孔庆芬的记忆里,徒弟热娜古丽的突然去世,让她每次想起都心痛不已。热娜古丽于2004年春天到长美美容美发店当学徒,2006年中秋节那天遭遇车祸身亡。

  此后的八年里,热娜古丽的母亲一到且末县城,就会到长美美容美发店看看,有时拎一包馓子,有时带几个馕,看望一下孔庆芬。

  “老人说,她到店里坐坐,感觉很亲切,好像女儿还在一样,在那里忙着给人理发……”说到动情处,孔庆芬留下了泪水,她婉言拒绝了记者的进一步采访,说不想让热娜古丽的母亲再悲伤。

  当然,说起其他徒弟,孔庆芬有诸多的欢乐和感动。去年肉孜节,阿迪力·买买提从轮台回且末过节,去看望孔庆芬时,看见店里特别忙,于是就开始帮忙。“一上手就干了一天,他那次可只有三天假,真是令人感动。”孔庆芬说。

  每逢古尔邦节、肉孜节,木铁力甫·日杰甫、热合曼·阿布都力等都会争着叫孔庆芬去家里做客;春节、中秋节到了,孔庆芬也会把徒弟们叫到一起聚一聚……

  孔庆芬不仅受到了徒弟们的爱戴,同时也被社会各界认可,她于2005年当选为且末县政协委员,多次被评为且末县“优秀个体工商户”。2011年,长美美容美发中心(原长美美容美发店)被且末县妇联定为妇女培训示范基地。

  巴州在线资讯专稿,转载请注明来源。

  责任编辑:白小白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关于我们| 加入我们| 商务合作| 大 事 记| 广告服务| 侵权处理| 联系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