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化企业应该打造的是球队文化

——2021年4月百助人大会(BZPM)CEO程磊答疑解惑

2021-04-18 16:58:16 作者: 方杰 点击量: 下一篇 上一篇
      程磊:我每天早上到公司的时候,都会跟自己说今天要控制一下情绪,不能发火。但我发现有的时候过第一个会的时候,就开始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了,在此我也想向大家去征求一下好的解决方案,想了解一下你们是如何去控制自己情绪的?
      虞阳:我的情绪平常主要受工作压力各方面的因素影响,最近我比较喜欢健身,因为刚开始接触健身,希望自己身体各方面能够得到有效的改善,通过不断健身来锻炼自己的自律以及坚持,这方面我感觉对我鼓励还蛮大的;另一方面我身边健身的一些同行,他问我们为什么喜欢健身。有些人喜欢通过这样的方式提升自己的身体素质,另一部分人喜欢健身是因为可以释放压力,比如说工作上的一些压力,通过撸铁提升自己的体能,不断地把体能发挥到最大,把压力去释放出来,感觉这个还是蛮不错的方法。
      程磊:好,但我觉得我没那么多时间去干这个事了。
      虞阳:刚才老大讲的过程中,讲到我们站点部,确实我们二季度无论从量级或者工作态度各个方面做得都不是很好,也不是很完善。我们部门的士气确实处在比较迷茫的状态,但是通过老大对我们部门坚持不懈地梳理,把我们工作流程系统化的从最基础的维护优化方面进行梳理,我感觉思路方面得到很大的改善,但是讲再多,我们不去做、不去落实,肯定是不行的。所以我们在日后工作过程中要一步一步地落实,把我们以往的士气,以往的部门的雄风打造起来。我们部门以前是一头雄狮、是一匹狼,我们未来同样也是一头雄狮、一匹狼。我们一定要相信自己,一个人一定要坚持和相信,相信自己会成功。方法总比困难多,我相信我们站点部门一定会做得更好,做得更强,谢谢大家。
      程磊:虞阳还是很会自我激励的,非常好。我刚刚听谷健在讲的时候,他在部队军事化管理的这种理念,应该说我还是比较认同的。我觉得这东西有时候真的需要经过千锤百炼。但是就像谷健说的,他带的新兵可能两年后就退伍了,这确实也存在这个问题,如果用这种方式都能够锤炼出来的,一定是真英雄。我们现在的团队确实也需要要成长,一方面我也是非常着急,觉得你们的成长有点慢,这种慢在感觉上最终就转化成觉得你们在意愿上不是特别强,到最后就变成了逼着你们干。实际情况有好多人可能也不是说不愿意干,但是,确实奋斗的精神还不够,动不动就是事项结果明天给我,我说你要明天给我也行,结果一搞明天就没影了,只要我不去找你,你一辈子也不会给我的。所以你这么干的话,你说我该怎么教?我确实在精力上忙不过来,如果我只带二三十个人,我觉得我还是能有耐心的,但现在问题是我要带上百人,好多事情在我这里,一件事情你让我反复地弄,我觉得很耽误时间,虽然把你骂了,但实际上最后你也没干成。所以一件事不断反复导致浪费时间,这个也是一个死结。所以我今天就是在想在管理上面有没有更好的一些方案去面对这样的一些问题。我想把事情做成,不是说我的压力怎么释放,这个不是我操心的事,我有很多的方式去调节我自己的这方面的问题,我需要的是如何把事情做成,这才是我想看到的,哪怕需要我付出得再多都没问题。现在很多新人说加入百助大家庭,我会告诉他欢迎加入百助战队,这个也是《可复制的领导力》中樊登所说的,中国过去很多企业打造的叫家庭文化,但实际上家庭文化是有问题的,家庭是避风的港湾,无论你在外面犯了什么样的错误,我都可以无条件的原谅你。但是企业,樊登说现代化的企业应该打造的是球队文化,球队文化是什么意思?球队是要去获得共同胜利的,是有统一目标的,平时得要好好训练,不能平时去吃喝玩乐。到了球场上,虽然大家的位置不同,有的人可能是前锋像C罗这样负责射门的,有的人可能是后卫负责防守的,甚至还有人是在场下负责挥毛巾的,他也是球队非常重要的一部分,甚至某种程度上球队里面的队医、保安、保洁,都是冠军球队的一部分。我们组建球队的目标是要赢得比赛的胜利,最后要捧得大力神杯,这就叫球队文化。这个时候你跟这个球队的文化不一致了,你的目标并不是夺得总冠军,有些人的目标是拿点工资就行了,骗个大合同就ok了。一般爱好体育的应该都知道,很多运动员到合同年的时候疯狂表现,一旦拿到大合同之后就捧起了枸杞杯。你没有办法去排除这个世界上有很多这样的人,他的目标并不是要得到社会上的尊重或者怎么样,觉得个人能生活好就行,甚至有得到了很多财富的运动员,他的生活是极度奢靡的,极度令人不耻的。现实生活中这样的人很多,甚至有很多人还向往成为这样的人,但是作为一个球队,我们要看到的是像C罗、像梅西这样的,篮球上要像乔丹、科比,像詹姆斯这样的,这些人他就是为了夺得总冠军,不惜一切代价,要让自己足够的强壮,轻伤不下火线,即使受伤了,哪怕冒着伤残身体的风险,也要去做这个事,在某种程度上这不也是舍身取义吗?同时,他们对自己的队友又极度的严格,队友如果不努力不认真,他甚至要求球队老板把这个人开除或者交易掉,换一个更好的队友过来。看似好像这些人的品质不是很好,因为中国人的传统文化比较中庸,别人没做好不会去说,让他自己去体会,然后去用道德去感化他,这当然是对的,我也认同。因为我真的是很喜欢中国的传统文化,看了很多传统的书籍,但是在现代化的企业管理中,有些东西不能完全照搬,我们觉得没到那个境界,特别是在一线在基层。如果我今天是一个管理几万人的董事长,我可能面对我的下属,我的下属都是管理几千人的总裁这些人的时候,可能要用这种方式。但是当今天我面对的是基层,就像带兵打仗,带的是一个基层的小士兵、新兵蛋子,这个时候去用道德去感化他,我不知道如何才能感化得了,如何去感化一个这样的队伍,然后最终他能够上战场,能够取得战争的胜利。我觉得感化是有它的适用范围,所以我们在学很多东西的时候,一定要想一想你所看到的很多书,它是不是符合你现在这个阶段,这个是我们要去思考要反思的。
      所以现在这个阶段到底要用什么样的方法,当然我也不觉得我现在用的方法是对的,因为现在用的方法一方面就是导致我自己天天生气,我到医院去检查,医生说不能生气,工作强度不能太大。每个人到医院检查都是这样,医生他无所谓,反正你去检查,他就告诉你要多休息,最好是不要上班,那不上班身体就好?难道天天上班的人身体就不好吗?生活作息时间有规律的,有规律了相对来说就比较健康,这些人可能才能更好的延年益寿。当然身体更多的是基因决定的,有的人不良嗜好样样精通,但是人家寿命很长;有的人是什么不良嗜好都没有,结果很早就over了,没有办法去判定这个事,有一定的偶然性。
      生命对于人只有一次,我觉得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忆往事的时候,不因碌碌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不因为人卑劣生活庸俗而愧疚,每个人的生命可能时间长短不一,但是我希望我们的生命能够相对璀璨一点。其他人还有什么要分享的?
      司文学:首先情绪控制,第一不是压抑它。我以前也是一个比较容易生气发火的人,我记得我刚刚来公司的时候,前一年我经常在群里面,特别是跟运营的人吵。
      程磊:你说的这个还真有,你来分享我觉得比较好,确实你说的是事实。
      司文学:后来就感觉,吵并没有什么用,我们最终的结果就是把想要的目的达到,然后过程中尽可能的去想想对方的立场。比如你遇到一些事情想发火的时候可以稍微控制一下,就是让你想发火的念头延迟个几秒钟,过去之后上你会发现,你刚才想发的火没有什么必要。还有一个就是从细节上来说,你如果对他发火了,他心里肯定不爽,可能70后的人会任劳任怨,骂我了我也干,80后也是,90后可能会有一点小情绪,但如果是00后就不一样了,你骂我我就不理你,不理你事小,遇到性格比较强硬的,你骂我,我跟你对着干,你是不是很没面子?当然这是特殊情况。针对这种情况你可以通过缓和的方式,换一种语气,把声音降低一点,让别人能更好的接受。我记得我那时候在合肥,有一份工作不太想干了,走的时候经理跟我面谈,说到各种人生的道理,他没有说不在这工作、不符合企业价值观这些,应该说很心平气和,我感觉他非常的有魅力。然后还有一句话就是老大自己平时想一下,一个男人情绪都控制不住,你还能做什么呢?反正我感觉我是能控制情绪的,我以前看到一句话叫修身养性,喜怒不形于色,各种欢喜的开心的情绪,如果能达到一种超出常人的境界,也就是不会在脸上表达出来,更不会用言语来表达出来,因为有时候言语的暴力伤害人还蛮深的,可能短时间都修复不了。我相信公司很多人都被骂过,虽然心里很不爽,但是也不敢表达出来。反正我现在自我控制得都不会发火了,我都不知道发火干嘛。每次遇到双方达不成协议,想发火的时候我就想,他为什么会这么想?他为什么这么做?还有一个就是,老大如果觉得遇到什么问题了,他们不解决的时候,你会给他解决方法,给多长时间,什么时候做好怎么做,让他自己去做,他可以做方案,然后去执行。还有,每次开这种大会的时候氛围还好,但是如果是开部门会,气氛就完全不一样了。开专项会或者是部门开会的时候,就完全没有这种大会的氛围,那种气氛就比较压抑,可能没人喜欢。
      程磊:我觉得司文学还挺适合做领导的,很有领导力,你很懂人性,管理其实就是管人,我确实在这方面还有很大的差距,我觉得你应该要承担更大的责任。有这个能力在,现在这个机会在,就乘势而上。说得非常好,司文学在刚来的时候,确实是有过一些跨部门的冲突,但是他又很好地进行了调解,当然这跟他的人生阅历也有关系,他有过很多各行各业的工作经历。他现在成为公司或者部门的开心果,你看他给我提意见,明明是在说我,但是我也生不了他的气,这就是高水平。刚刚前面有人说魏征,魏征就是属于那种喜欢提意见,然后提意见也是很呛的那种,让李世民很是反感。李世民这个人,因为我比较喜欢读历史,在这边简单的说两句题外话,李世民他从18岁的时候就上战场,是一名武将,而且是一名猛将,在战场上打仗是非常厉害的,但面相比较凶,凶神恶煞,他是那种在场上属于鲁智深、张飞式的人物。当然我们现在有的电视剧上面放的李世民感觉选的都是很帅气的小鲜肉一样的人物,但实际上他长的真不是那样。所以当他刚开始临朝的时候,底下没有人给他提意见,所以那个时候他就很烦恼,他本身是一个武将,其实对于整个国家治理也不是特别的专业,他急需要一些专业的人士来给他提供建议。一般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好几个非常优秀的女人,他的皇后就跟他说你面相太凶了,人家一讲话你就把他怼回去了,以后你别讲话,只让别人讲,你觉得人家讲的不对,你也别制止,反正就让他一直讲。然后他慢慢就听了皇后的意见,自己在朝堂上讲话越来越少,让别人讲的越来越多,后来就诞生了魏征这样的人,魏征这个人讲话从来不注意,他提意见不像司文学这样有水平,提完了之后还让你想生气生不了,魏征提完了之后,有的时候让李世民极度的生气,几次说我一定要把这个兔崽子给宰了,有一次很生气就真的决定是要去杀魏征,这个时候皇后知道了这个事,然后就穿着非常华丽的只有在非常重大的场合才会穿的那种衣服,来见李世民,李世民一看今天是什么重大节日吗?结婚纪念日吗?皇后为什么要穿成这样?皇后见到李世民,就说,恭喜皇上你得到了魏征这样的贤臣,这是我们大唐的幸事,也是你的幸事。就用这种方式,化解了这样的问题。当然这里面一方面是他身边有这样的人,但另一方面确实是李世民本人学习能力很强,需要打仗的时候他就成为一名非常优秀的战士、将军,治理国家的时候,他又可以很好地进行调整,其实挺难的。我个人认为我是一个属于业务型的人才,我当年自己创业,自己相当于就是一个将领,自己攻城拔寨。我记得有一次我们去百度去沟通,那一次我带了公司的一些人去,到现场去的时候,百度坐了一排,很专业很正式,上来就是口诛笔伐,说我们这个不好那个不好,说了一大堆问题,我们这边全场没有人能讲话,根本就没有办法回复人家。就我一个人,我觉得那个场面我说叫舌战群儒,可能一点不夸张,对方确实攻击力极强,一开始对于我们来说,他们高高在上,本身对我们就极不认可,对我们的商业模式也不认可,看不上我们,看不起我们。那个时候也确实一开始是因为遇到一些问题,然后大家互相之间进行对话,对话那不叫对话,那就是叫攻击。但是在这样的攻击之下,我一一解答。到最后,我们从上半场的绝对劣势,到后来完全的扭转过来。后来百度的总经理,他们整个渠道销售的老大,我们成为了私交特别好的朋友,现在他都已经从百度离职了,但是我们现在私交还是特别好。他年龄比我大不少,我每次遇到他的时候,我说哥有一些事情想请教,他就说这事对你来说肯定能搞定。在他内心中,他觉得我们肯定能把很多事情做成,我们的表现赢得了他的认可。我算是属于一个专业性的人才,但是我最大的问题在于今天我们已经不是一个当年的小作坊,不是当时一个人或者说十几个人的小作坊,什么事需要我亲力亲为,今天我已经转变成一个需要去做管理,从将军转变成一个谋臣,转变成管理朝堂的一个人,但是实际上我今天身上可能还是将军的影子更多一点,这不是个好事,说明学习能力还不如李世民强,还有很多要学的地方,还真有些差距。今天好像时间差不多了,好,谢谢司文学,请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