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助|马鞍山网站建设|马鞍山网站制作|马鞍山网络公司|马鞍山互联网公司

没有经历失败就是没有经历成长

——2019年第7周百助人大会(BZPM)程磊分享

2019-02-26 16:50:48 作者: 点击量:
上一篇 下一篇
    编者按:百助CEO程磊曾经对失败作过界定,他说,事业上的失败叫挫折,精神和意志被摧垮才是真正的失败。本周百助人大会上,程磊再次对“失败”话题作了较深入的评析和阐述。他从自己创业征途上三次归零的打击中,感悟到“机遇对于每个人而言是有时效性的”。在三次归零的挫败下,程磊并没有气馁,而是在“山重水复疑无路”中主动求变,从而“柳暗花明又一村”,使得百助破茧重生、凤凰涅槃。程磊联系自身及身边的人和事,乃至古今中外的一些名人的人生轨迹,阐述了“没有经历失败, 就没有经历成长”,“而往往最优秀、最成功的人,都是曾经经历过足够大失败的人”的见解,因此,“对失败的足够敬畏,可能才是让一个人走得更远、走得更稳的最基本的一个保障。”
    本周百助人大会CEO程磊分享全文如下:
    开年第一个周六站在这里和大家作一次分享,也不知道全年下来能有多少次机会,但是每一次上台分享的机会我都很珍惜。我一直在想2019年的第一次分享应该找个什么样的主题,因为这次分享相对来说意义不太一样,和平时每一周的分享是有不同的,在过去的2018年,我们每一周百助人大会的分享,会以那一周频繁遇到的一些事情,或是集中爆发出的问题,给大家进行深度的剖析和解答,希望引起大家的思考。刚刚过去的第一周,没有特别多的事项,所以我一直思考应该找什么样的主题来和大家分享,实际上在过年期间我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既然我在这个位置上,就要把这个位置上应该做的事情做好,提前谋划。思来想去我找到了一个主题——“失败”,我觉得这个主题作为开年第一篇是比较有意义的,今天我想认真地和大家谈一次“失败”,好好地谈一谈对“失败”的理解。
    在我的身上,有过多次失败的经历,归零的打击都有多次,其中就包括大家知道的,2008年我在学校写博客,唯一的客户金主就是谷歌,后来谷歌在中国做不下去选择了离开,这时我无法去访问谷歌的后台网站,因为当时还是学生不太懂,不知道可以用现在的VPN去翻墙,那个时候这条路就断了,这次就属于客户和收入瞬间归零。这一次的打击让我有了一个关键并且对我未来人生非常有价值的感悟,对于每个人来说人生都会有机遇,但是机遇对于每个人而言是有时效性的,当它来的时候,希望你全力以赴地抓住,最终把这个机遇转化成你的实力,才有可能为你下一次的成长奠定基础;如果说机遇来了,你只是挥霍掉,看似你好像获得些什么,但实际上你并没有为你的未来打下基础,这样的机遇意义就并不大。
    紧跟着,我印象中就是2011年初,我当时已经做了大约有七八个网站,但是今天我们市场部门的人都知道,像百度或者国内其他的搜索引擎公司,没事干喜欢推出一些算法,那个时候我还不太懂什么叫“算法”,突然就发现我的网站一夜之间在百度里再也找不到了,这次属于流量瞬间归零。上次是客户归零,这次是渠道归零,一样的道理,都是这件事情没得玩了,这次让我意识到不可能有免费的渠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让你永久地享用,你还是要广泛地分散渠道,寻找合适的、靠谱的、稳定的合作伙伴。
    再往后就是2014年,也是比较大的归零灾难,2014年百助成立两年,当时公司的人数没有现在多,但也不比现在少太多。人数增加了不少,实际上收入和我当时一个人创业做网站时差不多,主要原因就是我招了大量的人进公司,但我又不懂管理,没有教他们如何去做事,不像如今我们在招聘方面有很多的理解,用我们的方法去选拔人才,今天坐在这里的每一位成员在我看来,都是马鞍山最优秀的人才,同时我们加入了很多的培训,而且现在的培训会更加的具体,具体到每个操作的规范化,但在过去没有这个概念,再加上这些年的积累我们拥有了一个不错的管理团队,但在那时压根就没有这个概念,所以就导致成本不断的提高,而收入没有任何的增加甚至还开始下降,2014年出现了严重的亏损,严重到把我们之前的创业积蓄全部归零,这又是一个完全归零的打击。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重新与外部公司进行面对面的交流和学习,通过看各种各样的书籍,学习如何去转变思路,再加上自己不断地思考和摸索,才逐渐有了今天的发展。我在去年多次地提到,在我们身上可能有历史的周期律,每隔3年左右的时间就会遇到一次归零的打击,而每一次在归零打击之前的那个阶段,都是我感觉最好的阶段,当你觉得万事俱备,方方面面都稳定了,那个阶段往往可能就会给你当头一棒,瞬间把你打趴。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实际在我身上的确不断重演着这个历史,所以在2018年我就非常担忧,从2014年到现在,差不多又到了历史周期律的时候,所以我始终担心会不会再次遇到归零的打击,但是,有一个不同,就是我再也找不到前几次归零打击之前那个阶段的感觉了。今天,我们的规模虽然比以前大了很多,但是感觉我们各个方面已经做得非常好、非常稳,未来一定会像我们现在一样风平浪静、一帆风顺,觉得现在这个阶段就是最好的阶段,这种感觉我再也找不到了。当我找不到这种感觉时,我发现2018年我们有惊无险地顺利度过,去年发的年终奖大部分人也是比较满意的,这个结局也是我们大家希望看到的。
    在马鞍山这座城市,我关注过很多本地的名人,我发现这些名人的成长经历也不是特别顺利。比如马鞍山最知名的李白,李白的人生,相对于高力士、杨国忠而言,很显然是个失败者,至少他是被赶出去的,但正因为他的失败,今天才让我们所有人都记住了他的才情。正好前两天我们还组织公司负责人去南京夫子庙团建,在游秦淮河的过程中,广播介绍了很多历史风流人物,我认真地听了,排名第一的是李白。马鞍山还有一位名人项羽,他与刘邦比较,显然是失败的,这样一位失败的人物,如今大家好像并没有把他当成失败者看待,我们记住的是他侠骨柔情,觉得他非常得正义,反倒是胜利者刘邦,大家对他好像颇有微词。我们马鞍山还有一座知名的褒禅山,当时是王安石被贬时路过褒禅山,回到家几个月之后,回忆时写下了《游褒禅山记》,很显然王安石相较于当时的一些贵族旧势力,也是位失败者,因为变法失败了,没有办法去打破原有的传统,他写的这篇《游褒禅山记》,我们小的时候都读过,里面表现出来想变法成功要立志、要借力,同时还需要物质条件的满足。这些我们很小的时候就读过,我印象特别深刻。
今早,我的一位朋友也是同学,带来一位他的朋友——复旦大学的本科生,今年保研。在这位本科生的介绍以及他对未来的憧憬中,我看到的是一位非常阳光的少年,意气风发,但同时我也感觉到了极大的隐患,因为在他的描述中,我看不到任何的风险意识,在他看来不存在任何风险,难道我们的人生可以一帆风顺吗?难道我们的人生是可以不需要经历失败的吗?可能在我的字典中没有这个逻辑。
    今年过年,我们组织了小学同学聚会,我们小学同学中有一位非常优秀的同学,是我们的班长,也是我们那一届的理科状元彭旭,他现在在做投资,这一行刚好可以跟全国范围内很多优秀的企业接触,并和企业家进行交流,但他这次回来包括最近几年时间内,他会频繁地主动和我联系,回马鞍山之后也会花很多时间和很大的精力和我交流,我就感到很疑惑,问他:“你接触过那么多人,你看中我身上什么呢?”他说:“我接触的人中,论做企业,讲管理能力你显然不算什么,如果要讲技术能力那你更没办法说了,但我在你身上最看重的一点就是,你的风险意识比一般人要强,而往往最优秀、最成功的人很显然都是曾经经历过足够大失败的人,只有这样,他才会对他未来的这些事情有足够的敬畏之心。”这种对于未来未知的风险意识是来源于我们过去的实践,可能正是因为我们过往从零开始、草根起步,经历的这种失败确确实实要比那些高材生、富二代和幸运的人多,我们没那么轻松,但正是因为这样的一段经历,让我们今天拥有的可以经得住考验,对于我们的未来能够持有好奇心,同时能保持足够的敬畏之心。对失败的足够敬畏,可能才是让一个人走得更远、走得更稳的最基本的一个保障。
    到了今年,我们会看到,我们又站在了一个新的起点,对于未来而言,到底会做成什么样子,我们不知道,但有一种方法相对来说,会让我们安全一些,就是不要去做未知的领域,你可能就会安全。这种所谓不做未知领域你就安全,看似你好像就不会经历失败,但你有没有考虑过,没有经历失败,你是不是就没有经历成长?今天刚好是NBA的明星赛,我还挺喜欢关注体育的,而体育运动有个非常大的特征,每个运动员都有他的生命周期,到了一定年龄之后,往往都是以失败而告终,离开这个赛场。我很喜欢跳高这项运动,我们班上有位同学是马鞍山跳高记录的保持者,我曾经还跟他学过,后来发现这项运动不适合我。我很享受看他们跳高的过程,我发现他们在跳高杆上一厘米一厘米地添加,不断地挑战更高的高度,这和我们企业价值观中的激情很相似,今天的最好表现是明天的最低要求,而运动员最终一定是以失败结束他全场的比赛。
    我想,我也希望我的人生也是以这种方式走过。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