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共同努力影响这座城市

—— 2021年3月百助人大会(BZPM)CEO程磊分享

2021-03-23 10:19:20 作者: 方杰 点击量: 下一篇 上一篇
      编者按:本周召开了牛年春节后的首届百助人大会。因为近期入职百助的新人较多,会上CEO程磊忠告新人“刚进公司的时候,会有很多的制度去约束你,去改变你原有的习惯,让你们养成一个新的习惯”,但程磊更多的是对一些早先入职的老同志提出问题所在,要求其不断提升自己的价值观和工作能力,程磊指出:“怎么样才能提升?没有思考,没有总结,没有创新,他永远是不可能有发展的,他是提升不了的”。程磊批评:“咱们这个公司有个非常大的问题,我们的很多中层干部,我们的很多人在工作过程当中缺乏拥抱变化这样的一些价值观,我们的拥抱变化里面要求的是什么?——创新变化带来绩效突破性提高!”
      程磊借鉴腾讯、金山、三七互娱等公司的企业管理,感慨其热烈的工作氛围、高昂的工作激情和积极的进取精神,指出百助的巨大差距:“公司内部真的是缺乏创新的氛围”,批评了一些人不努力、不作为和不思进取的惰性:“很多人在公司里面甚至干了三年五年,但实际情况浑浑噩噩,每天在日报里,他没有发生什么改变”, “很多时候大事干不了,小事不想干” 。
      马鞍山是一座社会节奏缓慢的城市,程磊分析了其产生缘由和对发展企业的影响,并指出:“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下,我们这样的公司里面的人其实挺难,因为你在公司里面所接受的是一个深圳式的、一线城市的,是互联网高科技公司这样的一套拼搏奋斗的文化,需要靠自己的辛劳和努力拼出来的,是要夹缝中求生存的民营企业文化”。
      虽然“确实在咱们这个公司里面不容易”,但程磊呼吁大家去“干点真正有价值的事”,“咱改变不了世界,咱还不能影响一座城市吗?而且是小小的马鞍山,做不到吗?希望我们在座的各位共同努力!”
      本周百助人大会CEO分享全文如下:
      大家好,刚刚我们感受到很多新人的自我介绍实际上是饱含激情,饱含期待的,看到的都是希望,如同我这一次到广东一个星期,其实也是一样的。到珠海、广州、深圳去拜访了一些客户,很多公司都是我们合作大概有五六年的,但是我从来没去过,这是第一次去,我其实是不太跑客户的,虽然很多出差,但是我实际上更多的心思是放在产品、研发、运营这些方面,所有的出差几乎都是围绕着腾讯、百度、360这几个跟我们产品运营有极大关系的,对我们下载器的这种行业规则有极大影响的公司。但真正的客户其实我去的还真不算多,很多客户都是合作很多年了,他们的商务经理都已经换了一茬又一茬,但实际情况是我从来没跟他们见过面。
      我们过去在很多情况下,这家公司应该说有各个方面的一些问题可能都要我去解决。刚刚过完年这么短短的时间,我们的招聘方面,新人入职的数量可能又是创下了公司历史之最,过去的一个星期就入职了20个人。这个数字在现在看来感觉挺大,但在我内心当中我觉得很正常,早就应该如此。原因是什么?原因是我们的人,我们具体的工作人员,甚至包括我们相关部门的负责人,甚至总监级,对于具体这个事情怎么做,讲了很多遍,他并不理解。也不能说他不认真,还有的晚上工作到12点,结果一个星期下来一个人也没录用。过去的一年时间,我们招录的人员比较少,我一看今年刚过完年,很多人在找工作,而且很多人主动的在网上在找我,我说这个需求很迫切,咱公司薪酬这么高,在马鞍山影响力这么大,而且确实是有前景。一个人如果到这里来,绝对是对他未来的人生有重大影响,甚至是可以去改变他的一生的,可以让他走正道。
      为什么这家公司不多招人呢?为什么招不到呢?我说要体验一下,看看什么情况。我们主要的招聘渠道,是当年我体验过之后选择了boss直聘这样的一个平台。在2019年的时候,也招了很多人,因为那个时候我每天都在用boss直聘,而且我们也把这个方法做了PPT,做了演示,做了视频,然后现场展示给相关的人去看、去用。后来发现实际情况是真正掌握这个方法的人恐怕只有我自己。我们在教别人的时候,其实别人所吸收到的知识有多少呢?我们当年读管理百课的时候有学习金字塔,就像今天你们在听我讲话,可能吸收只有5%,而作为我来说,我的学习提升是95%。你在教别人的时候,实际上你自己的能力是不断的在提升,师傅在教徒弟的时候,其实师傅的能力是在不断提升。怎么样才能提升?没有思考,没有总结,没有创新,他永远是不可能有发展的,他是提升不了的。我们很多人实际上每天都在反复的在做,我在去年的司庆上面提到过,我们每天去写日报,写一万小时,写五年写十年,我们能写成作家吗?对不对?
      刚进公司的时候,会有很多的制度去约束你,去改变你原有的习惯,让你们养成一个新的习惯。但其实很多人内心是抵触的,因为很多来的人,要不然就是大学刚毕业过来的新人,其实对这个世界什么都不知道。他也不知道你对他的好是不是真的好,或者说是不是已经很好,比大多数的公司都好,他感受不到,他不知道就没有对比,你对他坏他也不知道有多坏,对吧?他必须要经过几个对比之后才能有感受。所以在我们这往往大学生刚入职,就是大学一毕业就来的这种应届大学生,其实人员的流动性是很大的,因为他不懂。人生有的时候就会有这样,包括我们自己在内也是如此,哪有人生不走弯路的呢?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人生斜率向上,一路往上走,往往我们看到的人生也是如此,甚至包括在座的各位,有的人在PPT当中提到了我们老大怎么样。你们看到的老大是往上走的,很羡慕老大这样的人,但你们看不到的是在他前面10多年的时间,触底甚至打入18层地狱的经历,你是看不到的。你只能看到他在天上飘着的经历,所以我们每个人欣赏的都是空中的那个人,但是他不知道那个人是如何上天的。我想这恐怕还是最值得我们好好去学习研究的东西。要不然你飘在上面,怎么飘呢?你是挂不住的,即使站到了风口,是头猪看起来是飞了,你以为风天天刮吗?风有停的时候,你是猪,一旦风停了,你飞得很高,怎么办?不死才怪。
      所以我会发现咱们这个公司有个非常大的问题,我们的很多中层干部,我们的很多人在工作过程当中缺乏拥抱变化这样的一些价值观,我们的拥抱变化里面要求的是什么?——创新变化带来绩效突破性提高。首先变化一定是带着目标的,你不能说无缘无故乱变。每天我们每个人的变化一定是由外向内的变化。什么是外?外面是市场,外面是需求,我们为什么要提出来客户第一,客户就是外人,别人需要什么我提供什么,而不是我能做什么,你能做什么别人不关心。咱们这个世界上现在做了多少同质化的东西,我们进一个超市,货架上放了超过10万款产品,我可以说95%的商品没有人知道它是什么,没有人会选择,很盲目的去拿。你想想做这些商品的背后的这帮人,他们的生活将会是面临什么样的窘境。今天这个社会是一个高度集中化的社会,我们去腾讯、金山、三七互娱,这些公司都是一些行业头部公司,我们去了一看,光是三七互娱,在广州四千多人,好几栋楼,我们看到这个公司里面的每一个人带着小跑,讲话非常有激情,而且沟通中都是在想着围绕KPI我们怎么去创新,咱们想新点子新办法。行业里面别人在做什么,行业的趋势是什么,咱们能做些什么。在和他们交流的过程当中我在学习,但同时我也在把我的思考传递给他。但这次经历其实让我也觉得有点难受,比如说我带着我们的攀峰,我跟超过二十个客户讲的同样的一件事,就是我们的数据回传这个问题,这个事情是我差不多在前年就提出来了,在我的日报有一项顺延任务中一直关注这个事情,我一直把这个事情当作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我们看到我们的移动互联网,我们的整个广告的这种数据回传,整个广告的这种数据的漏斗已经打得非常的通畅,我想在移动互联网能做的事情,为什么在PC互联网不能做。过去别的公司他们是主要以移动为主,所以他们肯定是把所有的创新都放到移动上去。我们是一家以PC为主的公司,我们在看到移动上面的好的创意,好的流程,为什么我们不能把它搬到PC上来。这个事情谁来负责,指望别人吗?别人已经不做PC了,只有我们去思考,对不对?当我有了这种想法的时候就开始来推进,我觉得这个应该是能做成的。但是过去我不去跑客户,攀峰干这个岗位时间也不长,就是前任的前任前面多少人,所有的人跟我反馈都说这个事干不成,客户不同意。结果我这次去见的二十个客户,二十个客户没有一个不同意的,都同意。我说第一天我讲,第二天要不你来。第二天我发现他讲的不对,然后第二天继续由我来讲,一直讲了四天都是如此,一直到最后他也没搞明白。我说你把我讲的话录下来行不行,晚上能不能背一背?每天晚上七八点钟就回到房间了,你稍微背一背,第二天也不至于讲不清楚。我每天晚上要跟腾讯、广州的这些朋友、同学可能都弄到两三点、三四点,甚至天亮我才回房间,然后第二天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去做。我说如果我们一家公司天天都指望这样的人来干,那结果可想而知。别人问我们有多少人,我说大概近二百人,实际上我们2019年就已经一百五十人了,但是现在实际上我们才一百多一点,甚至好像有的时候还会掉到一百以下。当然我们在不断的招人,我相信今年我们的目标能到三百,但招这么多人也没有用,如果大家都是不想思考的人,而且学习欲望如此之差。我想这个真的是有那么难吗?我都重复了二十遍,真的有那么难吗?过往难道一点基础都没有吗?难道完全听不懂我讲的话吗?但是实际情况是现在真的是如此。
      讲招聘,招聘是一样的问题,前面一直招不到,后来我那天发火了,我说到底怎么回事?我来演示一遍你们看看。当时周慧在现场,周慧的学习能力还是ok的,但是你让她自己创新也创不出来。演示了一遍,回去按照样子第二天再过来,你们给我来演示,第二天过来全部都不对,打回去重来,第三天再来,连续这样搞了两三次,总算后来搞清楚了,搞清楚之后马上就不一样了。原来一个星期大概邀请过来面试的人数可能也就那么十个人二十个人不得了,现在一天就二十多个人了,一天比一个星期的数量都大,中间还有每个环节都在持续优化。其实各个岗位都一样,讲招聘是这样,我们商务洽谈是这样,在商务洽谈的同时,我们也看到我们自己内部,我们的运营也是有一大堆的问题,都是显而易见的,都无比简单的事情,但这些无比简单的事情,我们的人在执行了一年两年甚至三年五年,然后跟外面人沟通的时候,外面说你是不是给我派的是一个初学者,是个新人,你们公司怎么不培训。我说我给你派的人都是三年五年以上工作经验的,他听了都很震惊。
      在马鞍山创业,难,极难。为什么像马鞍山这样的城市,过去没有好公司,为什么百助能成为明星公司?并不是我们做得多好,只是别人做得太差。马鞍山有第二家公司做得好的吗?如果我们每个人都是这样的一种状态,如何能好的起来。我们看到新人进来的时候,都是精神饱满充满期待的,但是我想我们公司有问题啊,为什么把人家培养了一年半载之后,怎么人家就走了,走的时候都是灰头土脸,有的走的时候甚至价值观极其恶劣,咋回事?孩子来的时候都是个好人,怎么走的时候都变成恶人了呢?咱是传播正能量价值观的一家公司,怎么传播完了之后培养出来的人都变成这样了呢?我们的培养方式有什么问题吗?我们每天在用我们的言传身教,身体力行在去给别人去传播,为什么最终形成这样的一个结果呢?有些人在早期的时候,我们花了很多的精力,去倾心培养,去带着他去教他,但最终你会发现,他骨子里面不认同这种文化,因为他知道这是对这是错,然后他在逼着自己要去做对的事情,但是时间长了,因为他不喜欢,因为他不认同,他在马鞍山这个城市当中,他还是认同好逸恶劳好吃懒做,最好是不要努力每天去买个彩票买个股票或者炒个比特币就可以挣钱。哪有每天这样子上班,每天从早上九点排会一直排到晚上九点,甚至排到晚上十二点,恨不得星期天还要工作,他无法认同这样的一个思维方式。
      我们去深圳,刚刚过去的一年是深圳经济特区建立四十周年,四十年的深圳带来的变化有多大。那天晚上我们跟腾讯、百度、360几个高管一起聚会的时候,大家都提到,有的时候选择大于努力,在某种程度上当年选择去深圳的那些人也是选择大于努力,当然他说我们同学当年很多人在那种环境下拼搏努力,有的人也走了,也不是说人人都能留下来,但是最终留下的这些人他就不一样了,留下来的时候绞尽脑汁,当时买了套房,那个房子可能一万块钱一平都不到,现在十五、二十万一平,在深圳拥有一套房,这个房子现在就十五、二十万一平,他说你在深圳是很难找到十万以下的。北京过来的人一看深圳的房子现在比北京的还贵,北京现在很难找到十五万以上的,北京还是有大量的十万以下的房子。我们今天看到马鞍山现在的发展,长三角一体化,马鞍山是整个安徽的东大门,离长三角最近的地方,所以其实国家的政策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决定了一个城市,这就是大势。人有的时候要随着大势来,随大势而走,在大势的标准上,你可能有上下浮动,你努力得多一点的人会更高一点,努力少一点更低一点。但如果说大势本身是朝下的,你恐怕机会就很难。城市、行业、赛道,我们看到现在各个互联网公司,比如快手,在聚会聊天的时候他提到一个原来在360的时候还是我的下属,后来干不下去了,去了快手,没想到快手上市了,现在按照股票价值和给他配的股权,现在甚至身价超过一个亿了,然后他说前段时间原来360的老同事纷纷去找他,说苟富贵莫相忘。这个行业充满着各种各样的期待,但是前提是建立在你得要在这里面玩,你退出了这个游戏跟你就没什么关系了。
      有的时候我想在马鞍山,过去我们身边的家乡人没有机会去接触这些东西。这一次我去深圳也有一件遇到的事,我第一天到了珠海,一个小学同学年前就约我,然后那天他又给我发微信要来拜访我。我说我在广东,他说我来找你。我以为他开玩笑的,我说你来,没问题。然后没过五分钟他把机票发过来。后面的两天他就跟着我们,我们到哪他到哪,跟着我们去看。他当年学习成绩很差的,全班倒数,后来读书上了十一中,在学校里面天天打架,就是小混混。然后考不上高中就去了马钢技校,技校毕业了之后,在社会上各种各样的摸爬滚打去找生意做。后来做了马鞍山的一个比较高端的地板,过去这么多年在马鞍山也做了很多的地板生意。在马鞍山做生意号称是老板,去了深圳,声音就越来越小。回来的路上,他说看人家这样,感触是不一样的。那些大的公司更不用谈了,见了之后一定是心生敬畏。小一点的公司,一些创业公司看到人家还有四十岁五十岁头发花白的在创业,我们有一个客户叫云即玩,创始人四十多岁,他到楼下来接我们的时候,我以为是老板的司机呢,年纪那么大,我想不到这是一家创业公司的老板,很有激情。而且问题他不是没饭吃,他个人有一个网站,也在跟我们合作,我们一个月给他打八万还是十万块钱,你想就光一个网站,他这么大年纪,每年的话收入就一百万了,而且那个网站没有什么成本的。就这样的人他还要创业,然后带我们去他的团队,刚刚开始的一个创业公司还在一个众创空间里面,给我们介绍他的产品的时候激动得不得了。我听他讲完了之后,当时就跟他说,我说我特别喜欢这种感觉,但是我在马鞍山永远遇不到。我特别希望把这种感觉能够带到这座城市里来,至少带到咱们公司里来,我们的每一个岗位每一个人都在围绕我们自己的目标,我们每天在思考在讨论,每天想到了就很兴奋,发自内心的兴奋,不是表演出来的兴奋,发自内心的,没有人能逼他的。有的人说进入这家公司,很多制度好像在逼他什么,但制度能逼你什么呢?我们不是一年也有超过二百人离开这家公司吗?离开以后的那些人还继续坚守这样的制度的吗?我们推行了很多制度,早上九点就要准时上班,一天要有更多的时间要投入到你的工作当中去,哪个离开的人还能继续坚持的?因为他内心当中并不认同,当你并不认同的一个事情,即使你在这个环境里你被迫做了,你自己内心不想着去主动去接受,你一直是被动的,刚开始没办法可能接受度高一点,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容忍度越来越低,容忍到最后走了,你走的时候你得到了什么呢,你发现你什么也得不到,这样的人我们要不要留?早点让他走,压根就不应该把他招进来。这家公司可以人少一点,没关系,人越少公司越安全,公司账户上那么多现金,我们有过亿的现金,我说白了人少一点,咱这一辈子公司都不会倒闭,但如果我们今天人多了,很有可能明天公司就不在了,人少一点安全。但我们希望人多的原因是我们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
      今天我为什么要出差?为什么要去看客户?我过去为什么不看?现在为什么要看?我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做了这样的一个创新、改变?过去我们更愿意把这种创新的机会,把内部孵化的机会交给我们自己的团队,我们尝试做其他的事情。但我们现在越来越发现公司内部真的是缺乏创新的氛围。可能有的人觉得很多传统行业的人进来,觉得公司创新思维很多,但是在我看来远远不够。如果你们是从阿里、腾讯过来的人,你就会发现,这个公司它没有什么创新,你不能跟传统行业比,你不能跟马鞍山的公司比,咱们不是一家马鞍山的公司,咱们只是注册地在这里,税交在这里,咱们的业务是全国性的乃至世界性的,所以我们在很多情况下其实还是很困难的。今天我们还是有很多想法,想去做,我们下载器成为行业第一已经好几年了,我们早就应该能够开枝散叶了,但是我们的人有的时候去学一样东西,真的是学三遍五遍二十遍一百遍都学不会。你如果这样弄的话,那市场是等不了你的。可以给你时间,没有问题,但你不能这么干,对不对?你说你读过书,你说慢慢读,今年不行就明年,明年不行就后年,高考也有人复读一年两年三年的,对,是有。但是我们看到的成功者更多的是像那种人家19岁高考,他可能14岁就高考,可能这样的人才能成长。有的时候还是要趁早,要往前赶,时间对大家来说都一样,你不能把时间浪费光了,那后面还有什么机会呢?更何况今天这个社会效率如此之高,大数据、人工智能不断的在提高我们的效率,在你缓慢提升的过程当中,别人已经飞速的提升了,你感受不到。你想想看这些顶级的科技公司,这些公司里面的高管,哪一个不是本身起点和大家一样。但是短短的五年十年,有的人在一线城市甚至二十五岁就财富自由了,就可以退休了。当然这种观念是错的,但是它反映出来的是一个社会现象,确确实实存在那些二十五岁左右就已经财富自由的人了,多可怕。这个社会它发展速度真的是非常之快,需要我们更快的去创造变化,创造创新。这个事情在马鞍山这个地方讲,好像有点显得格格不入。很多人更愿意去守旧,但凡公司制度上面有一点变化,他立马就暴跳如雷。这一次我面谈的时候,就有人跟我提到说,去年年终奖改为年终发一半,然后年中司庆期间再发一半,很多人就暴跳如雷。但你怎么不想想,你怎么不干主管呢,主管16个月薪资;你怎么不干总监呢,总监18个月薪资;你怎么不想想你的基础薪资呢,你来的时候拿多少钱,在百助这几年加薪加了多少次。每个人都只看到,说你给我的就是我的,不能有任何的减少。这样的人留着干嘛?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求求你赶紧离开,别祸害我们,最好是去我们的竞争对手那儿。所以我觉得任何一个人你最起码的一些认知要有,我们是一家强调价值观的公司,无论是在招聘的时候我们在强调,在培训过程当中我们也在强调,但实际情况最终呈现出来的结果并不是如此。
      当然也不是人人这样,如果要人人都这样,我们公司不会活到今天,咱也不可能说在这个领域当中成为行业第一。我们出去,能够看到我们外面的客户、渠道对我们的尊重是有多高,别说光是对我尊重,就是对我们家的每一个人,我们家最基层的人,你出去出差,你能感觉到你低人一等吗?你和对方对接的可能是老板,你只是一个最基层的一线的商务经理,但实际情况人家以自己最高的礼遇来对待你。凭什么?你试试看,你离开了你这个身份,人家还会有这样的态度对待你吗?一切的东西来源于努力,来源于这个团队的努力,而这个团队努力是来源于团队少数人的努力,是真正认同这个价值观、相信愿景使命的人的努力。你有过这样的梦想吗?有想过我们要在马鞍山做一家全国知名的互联网公司吗?有想过自己要在全国知名的公司里面成为重要的一员吗?我的人生应该如何呢?很多时候,我们真的是缺乏深度思考,很多人在公司里面甚至干了三年五年,但实际情况浑浑噩噩,每天在日报里,他没有发生什么改变。改变一个人确实很难,我在去年过年期间,读了论语,读了孔子的很多的观点,孔子有个非常著名的观点叫有教无类,他也是我们教育界最厉害的大师。所有人都知道有教无类,但是大家并不知道有教无类有一个前提,孔子招学生是有要求的,必须需要你自己主动学习。特别是他的大徒弟子路,子路后来是怎么死的?有人知道吗?没人知道。这就是咱们现在的年轻人,有人号称自己喜欢读书,但读的是啥书呢?所以像这样的知识底蕴,如何去获得成功?如果这样的人就能成功的话,社会不是黑白颠倒了吗?如果咱们这样的人如果都能成功的话,不学无术,没有储备,没有底蕴,也不创新,然后结果我们变得非常富有,合适吗?如果社会是这样子的,你希望生活在这样的一个社会里吗?孔子的大徒弟子路跟孔子相差不到几岁,但是一直跟着孔子,性格很暴躁很鲁莽,孔子有一次生气的时候说子路你要不得好死,没想到这句话后来应验了,子路被剁成肉酱,乱刀砍死。所以,孔子到晚年的时候自己也说,即使强如孔子这样的人,他恐怕也很难去改变一个人。我们作为老师,更多的是激发你的潜能,你潜意识当中是有怎样控制的,他才能够激发你去把这方面能够尽量的扩大,把正能量扩大,把负能量缩小。公司里面做了很多红色方面的教育,正能量方面的教育,不断地在引导大家往正的方面、善的方面、好的方面去努力,去营造一个拼搏奋斗的文化。公司里面各种各样的标语都在提倡这样的奋斗文化,立鸿鹄之志,做奋斗者,求真学问,练真本领。你掌握多少真本事,有几个人掌握正儿八经的真本事,到外面去跟别人聊的时候,你会非常自信,非常坦然自如的把你的观点传递给别人,让别人接受,最终达成了合作共赢,这叫真本领。有几个人拥有,我们自己有没有真本事?甚至我们很多人的目标,就是我只要掌握岗位职责,你知道你那个岗位职责也是前面无用之人写的,看似现在是能用,但实际情况恐怕不见得有多好用,不见得是对的,而且这个东西是什么时候写的,可能一年前写的,甚至三年前五年前写的,一直都没有更新。看似好像有人说他们不也是每次都在培训,真的培训了吗?照片是全的,文档是全的,但有用心去干吗?我们很多时候大事干不了,小事不想干,这是现在年轻人的通病。每天都在想的就是赶紧挣一个亿,一觉醒来立马就一个亿到账,到账了你干嘛呢?你以为你拥有的是财富吗?我一直在强调,每个人所拥有的仅仅是财富的支配权,你拥有多少能力你就能拥有多少权力,你没有能力你就没有这个权利,财富仅仅只是权利的象征而已,如果你能够拥有足够高的能力,你放心,即使你没有这个财富,你照样有这个能力,你能够支配很多的东西。反之,你没有,你以为你能拥有这个财富吗?这恐怕是恶魔,会把你害死。永远要不断地自我提升,真正把自己的无论是技能,还是价值观,都要有提升。你读过的书,你所做过的事,你所思考过的东西,哪怕你远远地坐在一个拐角,但是,你所散发出来的光芒是全场最大的;反之,即使你站在舞台中央,也黯然失色。因为内心当中根本就看不到你任何的光。
      其实,我们的这家公司还是一个非常矛盾的公司,在我们公司工作不容易,为什么不容易?一方面你在马鞍山这个环境里,马鞍山是一家由因钢铁设市的城市,马钢是一家央企,过去因为国企央企整个的工作节奏相对比较慢,再加上整个的这种管理相对来说还不是很得当,导致了整个全城的老百姓的事业观、职业观,就是一种国企的事业观,不是一个市场经济化的民营企业的事业观。而深圳没有这样的情况,深圳都是民企,美国跟中国打贸易战说白了是在跟深圳打贸易战,说得更简单一点是在跟南山区打贸易战。因为所有限制的那些企业,无论是华为、腾讯、大疆全在那个地方,就在这一个点。所以,我们有的时候拿深圳去做比喻、做比较也不公平,因为全国各地只有那一个地方最好,我们其他地方恐怕很难效仿。中国的广大的土地面积当中,大多数地方其实是像马鞍山这样,我们在讨论财富说人家房子什么几十万的时候,实际情况是,也就只有在这一个地方实现,我们的真正的富裕人群也没有那么多,几千万最多了。中国还是14亿人口的国度,大头还是在这里,甚至按照总理说的,我们还有6亿人口,每个月的收入是1000块钱以下的。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眼睛要盯着上面,这是对的,这没有错,只要学习。但实际情况确确实实马鞍山这样的环境是更普遍的事情,所以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下,我们这样公司里面的人其实挺难,因为你在公司里面你所接受的是一个深圳式的、一线城市的,是互联网高科技公司的这样的一套拼搏奋斗的文化,需要靠自己的辛劳和努力拼出来的,是要夹缝中求生存的民营企业文化。但你一旦走出了这个公司大门,乃至于你离开了我,你可能走到你那个部门去,可能部门里面就已经有人是不一样的思维方式了,因为你也不知道这个人什么阶段,如果这人是刚来的,意愿可能还比较高,如果这个人在公司里面相对职务比较高,比如说公司里面总监级以上的人,那思想绝对是杠杠的,没问题。但是,我们有的时候,哪怕所谓的高级经理在我面前的时候,他可能要装一装,因为,有时候他能去判断一下所谓的是非黑白,但实际情况他一旦离开之后,他每天接触这些负面的东西,他自己坚持不了,他不是那种思想极度坚定的人,还没到油盐不进的程度,所以,这个时候他会自我怀疑。当他每天接受的全是那个方向的时候,很容易就被拉过去。在我们这样的公司里面确实这样,如果你在北上广,确确实实大多数人的思想是奋斗的方向,我们在马鞍山大多数思想是安逸的方向,图啥呀?你看那么多的监管,监管多不就是为了扣你点钱吗?很多人就是这么想的,但他没想到这家公司工资在越来越高,我们去年一年人均工资提高30%,结果他觉得你在扣他钱,有很多时候我们讲不忘初心,有的人他兽性比较大,想不到这个东西,就如同郭德纲的大徒弟曹云金,这个人也有人很支持他,能力很强,我也希望我们有能力很强的人,可惜咱们能力不强,我们能力虽然不强,没有曹云金的能力,但是我们要有曹云金的素质。我们在深圳的时候,当时遇到有人说客户投诉,一问哪的,安徽桐城,说穷山恶水出刁民,我心里面很难受,因为这是我们安徽的。我想,我们在座各位,可能说不定还有人是桐城的。但人家有这种观念,为什么呢?落后的地方为什么落后?不是人家看不起你,是你自己看不起你自己,是你自己的所作所为让别人没办法看得起你,你就不能干点真正有价值的事吗?所以确实在咱们这个公司里面不容易,但是无论多么的不容易,我当年选择回来的时候,就知道这样的不容易,这些年我更加感受到不容易,我们虽然不容易,但这家公司每年都在上涨,虽然不容易,这家公司还是照样有很高的营收,很高的利润,还能交很多的税。虽然不容易,我们每年还是能招大量的人,哪怕这些人99%都走了,留下1%的人,我们每年只要能感染了1%,我一年招200个招300个人,我最终能够感染那么两三个,能够把那两三个有这种潜力的人挑出来,一年增加两三个,10年还能有二三十个。我就不相信在这样的一个城市,咱改变不了世界,咱还不能影响一座城市吗?而且是小小的马鞍山,做不到吗?希望我们在座的各位共同努力。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