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助|马鞍山网站建设|马鞍山网站制作|马鞍山网络公司|马鞍山互联网公司

学习革命先烈 做好自己工作

——百助CEO程磊在参观渡江战役纪念馆后的分享

2021-06-26 09:51:49 作者: 方杰 点击量: 下一篇 上一篇
      编者按:6月19日,百助CEO程磊带领公司中层以上管理干部前往合肥市参观渡江战役纪念馆,接受红色教育,并在参观后展开了热烈的讨论,程磊在大家讨论发言后作了分享。
      分享中,程磊高度赞美了渡江战役中“气势磅礴”的“百万雄师”,号召大家要学习英雄人物,“学习这些气势磅礴的正能量的东西”,批评当今社会上流行时尚中的一些诟病如“娘炮、小鲜肉、男生化妆”等等。
      程磊在回顾历史、回顾渡江战役的背景后指出:“我们看很多东西,要看它的历史渊源,用历史的眼光、发展的眼光去看历史”。结合当前的国际形势,联系百助的工作实际,程磊指出一种真实的状态:“所有工作干不好的人,一定是思想上出了问题,所有工作能干好的人,一定不是因为他能力超强,这个是可以下肯定结论的,所有工作能干好的人一定是他的思想上好,思想好是很难的,这是骨子里的,要发自内心的”,“我们确确实实有必要好好地工作,把工作干好”,“不断地学习革命先烈”。
      最后,程磊告诫大家:“每个人在学习历史,但同时我们每个人也在书写历史,书写属于我们自己的历史”。我们要“让以后的百助人永远都记住我们这一代一代的百助人在每一个阶段上,我们的哪些百助人为百助的发展、为民族的进步立下了不世之功!”
      百助CEO程磊在参观渡江战役纪念馆后的分享全文如下:
      如果你们在部队里待过,就算没当过兵,至少每个人应该都军训过,军训的话,声音小肯定会被教官打的,有的人说自己天生嗓门小,哪有什么天生嗓门小的人,把你困在陷阱里让你喊救命的时候,你看你声音小不小?很多时候这也是一种精神面貌。很多部队的战士,有的时候你在公司里面叫他名字,“到”,声音洪亮,大老远的都能听到,这就是他骨子里的东西,这个是伴随你终身的。一个组织要让我们的人从骨子里面发生改变,那这就是一个最好的组织。某种程度上来说,百助不是一个多好的组织,因为确确实实我们没有改变多少人,大多数还是本身优秀的人进来后一直是优秀的,本身不行的人可能最后他也就不行了,真正能够得到改造的人其实还不是那么多,我们没有枪,你逃跑了我也不能把你毙了。今天我可以说中国几乎没有什么好的企业,如果从改造人的角度来看,即使是阿里、腾讯也很难说就是好的企业,因为他也没改造人,相较于部队来讲,远远比不上。
      联系到今天我们参观渡江战役纪念馆,渡江战役80%是发生在安徽。应该说所有的战役当中,渡江战役是我们人民解放军真正扬眉吐气、气势磅礴的一场大胜仗。这么大的一场战争20多个小时就取得了绝对性的胜利,是因为在实力上面已经有压倒性的优势了,说白了这已经是最后摘桃子的时候,已经到了胜利的最后关头了。在我们中学读历史的时候,到了渡江战役之后很快就没了,长江渡完了之后很快全国的战争就结束了。渡江战役发生在什么时间?49年4月20号,离新中国成立还有多长时间?你想想看这已经是到了最后了,所以这个战役它是非同凡响的,教科书上面都有。“百万雄师过大江”,“宜将剩勇追穷寇”,虽然我从小语文特别差,但是这几句诗还是耳熟能详的,都能记得住,这都是毛主席亲笔写的,很有气势。伟人之所以伟大,他一定是思想上的伟大,他能写出来这种气势磅礴的诗句,在很大程度上是他内心的真实表达。你讲不出来,是因为你从来没想过。有的人讲的很卑微、很低劣,是因为你每天想的就很低劣,伟人讲得气势磅礴,是因为想得就很气势磅礴。言语、行动反映出来的是一个人的思想、胸怀,所以每个人应该要经常锻炼。我经常讲没事可以背一背名人名言,背一背领导人讲的话,背一背那些英雄人物、大人物讲的东西,是有意义的。它是可以提高你的胸怀的,学习的时候要学习什么?要学习这些气势磅礴的正能量的东西。
      我有一次参加上海的会议,一个书院的院长,他原来是上海市委常委宣传部长,退休之后到了书院做院长。他说他教育自己孩子的时候,他说中国有唐诗三百首,但他不是什么诗都教,他教的诗都是正能量的,有一些婉约派的卿卿我我的他不教。他说孩子从小性格的塑造跟他接受什么样的信息是有很大关系的,从小要立鸿鹄之志。我们老一代的革命家即使在建国之后,也都取得了非凡的成就,这和他在年轻的时候参与到这样的一场战争是有绝对分不开的关系的。
      我们在座的很多人为什么到了现在这个社会,流行时尚都是娘炮、小鲜肉、男生化妆,现在男士化妆品已经变成一个很大的市场了,资本都觉得这个市场很值得投资,市场空间非常大。央媒现在出来说,不允许资本去投资这些男士化妆品,作为一个男人天天没事干,化妆、戴耳环,浓妆艳抹,这是男人吗?男人就男人,女人就女人,男女之间还是要有所区分的,这是国家民族在和平年代有一些价值观导向发生了变化,产生了一些问题,这种问题就需要大家去从自己出发,做好表率,要去做这样的事情。
      参观渡江战役纪念馆应该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感觉还是比较震撼的,我第一感觉就是安徽确实是富起来了,建纪念馆要花很多钱的,不是富裕起来了,哪能把纪念馆建得这么好。今天早上过来车开得比较慢,我们只是简简单单地参观了一下,有好多场馆还没仔细看,里面内容很多。我之前跟着我们省委书记、省长一起到这边来看过几次,参与过几次这样的活动,内容确实是让人感觉极其震撼,特别是走进那个写了一个个牺牲人员名字的烈士名录厅,心情立马就沉重起来。当然它整个设计非常好,但更重要的是整个内容。整个渡江战役人民解放军伤亡6万余人,这里面值得一说的是渡江战役的第一枪是发生在马鞍山的。西梁山、东梁山合称天门山,东梁山是在芜湖,西梁山是在马鞍山,而渡江战役是在西梁山发起的,在西梁山也是有纪念馆的,而且是挺大的一个纪念馆。我们之前去含山的时候本来准备去的,但是那个路比较绕、比较远,后来没去,那个地方在和县,后面公司到和县团建的时候可以到那里去看一下。所以说马鞍山应该是有英雄的历史的,在座的各位也都是英雄的后代,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每个地方的风土人情、民风是有传承的,真的是这样。
      记得我到河北去的时候,在座我不知道有没有河北的,历史上河北存在一个客观的事实,就是自古以来汉奸比较多,在当地有一个民风。比如说河北的太监比较多,在清朝、明朝的时候太监是河北的比较多,这个也没办法,这是长时间的地方的经济、发展、文化等各个方面最后形成的这样一个结局。而作为咱们这个地方,应该说我们是有优良血统的,安徽向来是不得了的省份,无论是政界还是军届,比如我们有晚清的重臣李鸿章。本来我们今天准备要去参观李鸿章纪念馆的,李鸿章也是一个英雄的人物,但是历史上他也是一个有争议的人,你要是看了他真实的故事,你会对这个人产生极高的崇敬。在那样的背景之下,最后能做出他这样的决策是不容易的,在他的带领之下,当时的淮军也是极其强大的,所以安徽是一个英雄的省份。
      渡江战役总前委邓小平、陈毅、粟裕这些人当时都是在肥东这个地方待了40多天,我也很荣幸,肥东是我老家。刚刚有人说事前多思考,渡江战役这么宏大、这么长的战线最后怎么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取得这么大的成功,靠的是事前多思考,事前思考了多久,光邓小平在肥东这个地方就住了40多天。我们今天待的这个地方,当时主要是邓小平工作的地方,我们刚才上课的地方是复原的,原址就在肥东,有时间也可以一起去,那是我老家,原址就在那,一模一样,原址我也去过,原址后来也修缮了,跟你们今天看到的完全一样。说到事前多思考,渡江这个方案是谁写的规划?这个规划就是邓小平写的。后来改革开放为什么邓小平是总设计师,邓小平在打仗的时候,他向来就是干这个事的。你们要搞清楚刘伯承是负责打仗的,邓小平是负责出方案的。总前委为什么让邓小平来做总前委书记,因为整个规划方案主要是邓小平起草的,而且他是在一线,在肥东这个地方用40天的时间拟出来的一个方案,当然其他的领导人肯定也都参与了,但是邓小平是主笔的。很多时候人是要不断训练的,反复地去做,战争年代就这么做的,打了这么多年的仗,到了最后他出的方案用了20多个小时就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这是不得了的规划,是很不容易的。
      在座有很多都是安徽人,很多合肥人、马鞍山人,我觉得作为安徽人,我们要搞清楚渡江战役跟合肥、马鞍山,以及跟安徽地区的很多人都是有关系的,当然这也是跟全国有关。实际情况是渡江战役死亡的民众大部分是安徽人,比如说当时无为人是比较多的,巢湖人是比较多的,但是死亡的战士中安徽人很少,因为当时全国所有的部队全部到了长江这边来了,所以死亡的战士当中,安徽所占的比例并不高,而且因为离南京近,当时安徽有很多地区的人加入国民党的偏多。很多东西它是有历史渊源的,我们看很多东西,要看它的历史渊源,用历史的眼光、发展的眼光去看历史。
      渡江战役当时是一个全国性的战争,所以我们在座各位今天来学习这个应该还是很有收获的,刚刚也听到每个人都介绍了很多,有很多故事让我们感动,光感动还不行,要结合自身来联想一下,看看我们自己要去做什么。
      其实离我们并不远,八国联军侵略我们也就是100多年前的事,G7峰会就是最近才发生的事,为什么原来的八国联军现在又联合起来打我们了?这次G7俄罗斯没参加是因为俄罗斯被他们边缘化了,八国联军除了俄罗斯没参加以外,其他几个国家又联合到一起,开始对我们的科技、经济各个方面采取了全方面的阻挠,我们当时敢于去打英国的军舰,今天我们更敢去打英国的军舰。但是打归打,前提是要有实力,你要没实力,光嘴横有什么用呢?现在已经不需要在座的各位上战场去扛枪扛炮,也不需要你们流血流泪,但我们确确实实有必要好好地工作,把工作干好。
      那天我没事在网上翻了一下,看到了好多我们公司的负面信息,一看就是公司一些离职的人发的负面信息,什么样的信息都有,主要是抨击996的。其实有的时候我也感到很无奈,我们一方面想招人,另一方面又强调996,如果不强调996的话,恐怕人早就招到了,但问题是如果不强调996的话,招过来的这些人能取得今天这样的成绩吗?当年解放军打国民党的时候,难道都是靠朝九晚五把国民党打败的吗?很多时候你会发现,现在确实有一批年轻人在某种程度上说,你就尽量少跟他沟通,要加强我们的面试,在座的很多人都是面试官,务必要加强面试时候的甄别,不同圈子的人不要让他进入这个圈子,这非常重要,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很多人是中间人,你可以拉拢他,但是有些人是很极端的人,是拉拢不了的。
      我到南农去讲话的时候,在我讲话之前正好是校长讲话,讲了大量的当下的流行语,比如说“内卷”、“躺平”、“佛系”。我平时一般不怎么去讲这些词,但是我发现校长讲得很流利,后来一个教授代表上台也讲到了这些词,他们每个人的讲话稿里面都讲了这些词。南农在全国范围内也是一所不错的学校,211,常年在全国都是40来名的一个水平,在这样的一个学校里面,我们的校长、院长、教授们不断地去告诫大家不要去做这样的人,我们还有很多卡脖子的困难,国家还需要你们去奋斗、去努力。这个时候再联想到我那天跟你们讲过,我在北京的时候听到戚发轫院士说他们那个年代不用上爱国主义教育课,爱国这个东西还用得着讲吗?我们现在不讲行吗?其实咱们参与爱国主义教育、理想信念教育的频率还是比较高的,一个月至少一次,甚至说一个月两次都不为过。
      前天夜里中央统战部的处长给我发了一个在线的调查问卷,主要就是讲一些文化作品对我们年轻人的影响,包括我们的企业多长时间开展一次爱国主题的教育活动。我还挺自豪,写上了之后,感觉我们还是做的挺多的,但从结果来看,现在还不甚乐观。我们一个季度才开一次集体的高管会议,原来都是每个星期一是全体高管会议,星期六是全体百助人大会,为了方便大家工作,提高大家的工作效率,现在我们的集体会议少了。这一个季度的高管会议,我想高管会议不能单纯把它搞成会议,必须要把它做成一天是会议一天是娱乐,也就是一半学习一半娱乐。本来他们规划的是第二天继续学习,我说第二天还学什么,第二天去玩。所以第二天全天都是娱乐活动。第一天,车程还占用了这么长时间,我们还要拿出仅有的时间进行理想信念教育,我们还是花了不少精力的,还是真正愿意把我们时间拿出来的。
      我们下午的会议要每个人汇报你们部门的工作情况,这个是工作能力上的输出,理想信念、学习党史其实就是我们工作意愿上的输出,一定是意愿大于能力的,所有工作干不好的人,一定是思想上出了问题,所有工作能干好的人,一定不是因为他能力超强,这个是可以下肯定结论的,所有工作能干好的人一定是他的思想上好,思想好是很难的,这是骨子里的,要发自内心的。
      在战争年代,战士们由于经常参与到战争当中,他的亲人可能受到了迫害,他自己在战场上抛头颅洒热血,所以让他的心智得到了极大的磨练,从而真正的成熟,这样的人他无论干什么都能干好。我们现在已经想了很多办法,从过去的仅仅是讲一讲到现在现场式教学,再到今天不但有现场式教学,还专门请了馆长过来给我们上课,这是极难的。就像刚刚方杰讲的要不是因为百助这个平台,自己来五次、十次,你的感受恐怕也不见得有这一次好,这也是我们不断地想各种各样的办法,然后再去完善。很显然就像我们的理想信念教育,我觉得夏军讲得很好,我们学习党史的时候很有感触,觉得非常好。百助也有百助的发展史,百助过去9年的发展史也是一个极其艰难、不断创造奇迹的发展史,这是属于我们自己的奇迹。我们并没有这样的部门,按说应该是人事部门来做这个事,人事部门不做专业能力的输出,就应该去做理想信念的输出,就应该把我们百助的发展史好好地理一理、罗列罗列,采取各种各样的形式去把它表达出来,让更多的年轻人看到。当年在6月22号这一天,我在台上做过一个分享,也是把这一天定为百助感恩日,后来每年我们都希望能够把这一天再回忆起来。
      百助在过去有很多动人的瞬间,很多奇迹般的瞬间。100年之后我们来学习党史的时候感觉无比的激动,我们肯定不能跟伟大的党相提并论,今年过完就9周年结束了,明年就10周年了,我们今天学党史百年,那我们明天是不是可以学学咱们百助的十年,百助的十年是如何从一穷二白,从一无所有,从各种质疑声中发展到今天的。
      我还记得2015年的时候,当时我们软件园的书记找到我说:“网上怎么有人说你是领导家亲戚,是不是真的?”我说:“你觉得是不是真的?你对我情况不了解吗?我是哪个领导的亲戚呢?我要是领导亲戚就好了,用得着现在这样艰苦创业吗?”他说:“不是的话,你赶紧要找人把它删掉。”去删那干嘛?他喜欢发让他发就是了,所以我也就没管。一路走来我们什么都没有,但是外部的造谣声很多。前几天看的负面新闻当中,还有人说我们把拯救马鞍山作为使命,感觉自己跟救世主一样。我们哪是什么救世主,我只能讲我们是无可奈何,拿什么当救世主,哪个想当救世主呢,救世主是要流血流泪的,甚至是要死人的。
      上个星期马鞍山青年商会讨论换届,会长说马上让我干会长,再前面马鞍山青年企业家协会讨论换届,团市委书记说马上让我做会长,再往前面马鞍山广告协会说要换届,广告协会老会长说让我做会长……马鞍山所有的商协会都让我去做会长,我怎么做呢,我们现在已经是多少个商协会的会长了。不是说我不想去承担这个责任,我真是想推,但问题是所有人都说你不做的话谁做?就没人了,再没有第二个人能做,别人做不了,全马鞍山各行各业、各个领域就你一个代表。我这个人学传统文化学得很多,把这些荣誉集于一身不是什么好事,如果要从个人利益的角度来说,不能干,危险,集那么多的荣誉在自己身上,这算什么事。但是有的时候想想如果没有人干,别人干也不合适,怎么搞呢,是不是应该自己去做一下。其实这个问题现在一直困扰着我,因为今年刚好是换届年,几乎全马鞍山的商协会都在换届,所有的商会都说要把会长给我,我也是震惊了,谁想去做这个救世主,也是很搞笑的事情。
      有些人自己做逃兵也就算了,你最好知道点羞耻,你都做逃兵了就低调点,赶紧躲在边上,我们也睁只眼闭只眼就当没发现,就算了,我也不说你了,没什么好说的,但你还像跳梁小丑一样跳出来讲,现在社会就是这个样子,有本事你站出来我们当面来讲讲看。这个社会还是暗流涌动,问题还是很多的,所以我们在座的各位,国家需要我们,社会需要我们,马鞍山更需要我们。短短的这9年时间,能够让我们今天有这样的条件,我们现在拥有这么好的基础,极其不容易。在这么不容易的条件下,那么多人质疑怎么办呢,只有让自己更加强大。我们看渡江战役的时候是一比八、一比十的支持率,我们是在讲好的方面,实际情况是建国以后咱们有多少高端人才跑到国外去了,他回来吗?我们讲今天咱们空前的团结,那也就是今天,不说多,放在疫情之前是现在这种情况吗?其实这个社会它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团结,真正有信仰的人不是那么多。虽然今天我们共产党员有9000多万,在座还有不少人是共产党员,虽然我不是共产党员,但是有多少人党性比我强的,我觉得我还是很有自信的。很多时候很多人的所作所为,真的是从党出发、从国家出发、从人民出发吗?
      我最近见互联网基金会的一位秘书长,他是马鞍山人,端午期间回马鞍山,当时我有一个问题放在心中,始终找不到答案。我经常会思考很多的问题,我也有很多问题是没有答案的问题,所以我必须要去找更厉害的人问一问。我问了他什么问题呢?我说当年马云55岁的时候退休,我觉得这个是给中国新一代的企业家树立了一个非常好的榜样。因为在马云之前我们所看到的都是家族式企业,老板都是干到七八十岁,最后传给自己的儿子,但是马云不是,他传给了职业经理人。但是这两年我发现风向有点问题,在他之后,拼多多一上市,黄峥40多岁退休,最近字节跳动还没上市,37岁的创始人张一鸣向大家公告退休。这让我感到疑惑,30多岁退休这到底是对是错,如果是对的话,我们应该向他学习,是不是我们中国所有的企业家们30多岁就应该退休,以显自己高风亮节。我很难想象这么一个庞大的公司,换一个人来管理的时候,他能管得好吗?能比创始人管得更好吗?当然创始人自己认为换一个人过来会管得更好,这种做法到底真的是为了这家公司更好的发展,还是从他个人的利益在考虑,他是不是觉得做的太大了,自己会有什么样的风险、隐患,这个我不得而知,但这确实是个疑惑。我问这个问题的时候,领导沉思了片刻,然后跟我说:“你的这个问题实在太好了,你能有这样的问题问出来,我对你感到尊敬,这不是一般人能思考的问题,准确来讲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答案,但这个要看你有什么样的想法,如果你把个人的成长、企业的成长和国家民族紧密地结合在一起的话,你就有答案了,但如果你是把它割裂了来看,你可能就会去做出这样的一个结果。”
      我们在进行理想信念教育的时候,学的是张謇、卢作孚,包括今天讲到的荣毅仁,也是爱国民族实业家,这个人原来是跟着蒋介石的,建国之后,荣毅仁为中国共产党、为国家做出了杰出的贡献,荣毅仁何许人也,他做了什么事?他的企业规模做得非常大,后来把企业捐给了国家,就是现在的中信集团,中国四大国企之一,中信集团是荣毅仁创立的,本来是个民企,现在是中国四大国企之一。中信集团很夸张的,是非常强大的,管理的是多少万亿的资产,中信建投、中信证券,包括现在我们的钱主要都是存在中信银行,中信的产业链条是极其庞大的,这个企业就是当年的民族实业家所创立的,当他看到陈毅的部队进入了上海的时候,他发出了“国民党再也回不来了”的感慨,得民心者得天下。应该说在那一刻,共产党的行动也是真正得到了他的认同,这个人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如果得不到他的认同,中国的经济在某种程度上来说真的会有所影响,他在建国之后,发挥了极大的作用。
      我们也是希望不断地学习革命先烈,我们今天来学习别人,某种程度上来说,谁能够规定未来我们的后人不能来学习我们呢,我们今天的所作所为未来就不能写成书、写成册,供后人去学习吗?每个人在学习历史,但同时我们每个人也在书写历史,书写属于我们自己的历史。至少像当年唐太宗李世民针对他的大将,弄了一个纪念他的将军们的一个殿,有人知道吗?很有名的,凌烟阁,凌烟阁里面挂着的是一个个为唐朝立下不世功勋的开国将领的画像。当年我在读到这一段历史的时候,我内心当中立马就想到百助哪一天要是也能建一个我们自己的凌烟阁就好了,也能够让以后的百助人永远都记住我们这一代一代的百助人在每一个阶段上,我们的哪些百助人为百助的发展、为民族的进步立下了不世之功。谢谢。